当星际时代的人类穿越到碧蓝航线(3)

  • A+

@约克城的蓝蔷薇与@肝少前的GDI指挥官的联动

阅前注意

1如有建议,欢迎在评论区提出。

2欢迎各位读者点赞,如果能关注一下自然更好。



太平洋,中途岛东北海域

    白发和金发的两位少女,正在用舰装回收着涂有白鹰海军航空兵涂装的舰载机。

   “真是不甘心呢!”头戴牛仔帽的金发少女瘪着嘴说到,“害得约克城姐伤得那么重,真要再好好教训教训她们。“

   “别被胜利冲晕了头脑,大黄蜂。”另一位载着海军帽的白发少女用略带训斥的语气说道,“指挥官要我们快点返回,可不能让重樱在夜间占了便宜。”

   “唉,好吧。”虽然仍略有不甘,但大黄蜂还是接受了现实,“不知道大姐和哈曼到哪了?企业姐,要不联系一下她们吧?"

   “行,反正现在也没必要无线电静默了。”企业打开电台调整了频段,“喂,约克姐,你能听到吗?喂?约克城姐!喂!"

    另一头没有任何回复,只有气泡的破裂声和结构断裂的杂音。

   “不——!!!”


与此同时,对流层

   “飞行员,现在的高度是多少?”

   “2万米,长官。”

   “2万米够吗?老王?”李强风转头问道。

   “不清楚啊,空降什么的我在军校又没怎么学这个专业。”王援军瘪了瘪嘴。

   “好家伙,真有你的,帮那些布 尔 乔 亚捞人做见面礼可是你出的主意!”李强风有些恼火。

   “啊,我相信共和国突击队的超级猛男们能做到的,“王援军打开了货船通讯,“约翰,两万米高空降落,我给你一个小时找到人,行吗?”

   “保证完成任务,长官!”浑厚有力的声音从通信器中传出。

   “我说的吧,他们可以。”

   “你永远都像你口中的巴巴托斯那样不正经。“李强风话中仍带着气。

   “但我可没摸鱼。”王援军耸了耸肩,“飞行员,前往标记地点。尽量飞慢点。

   “收到。”

    货舱中,六个人正在紧张地进行空降准备。

   “飞行背包都检查完毕了,头儿。”

   “很好,那你和吕根思要带的救生仓呢?泰勒斯。”杰罗姆追问道。

   “也没有问题!”

   “好,战斗兄弟们!听好了!”杰罗姆喊道“高空精准空降对我们来说就像吃饭一样简单。没什么可担心的。都记得找人时手脚麻利点。注意节省燃料,我们还要飞回来呢。”

   “是!”众人答道。

   “政委同志,我们可以跳了。”

   “好的,祝你好运。”

    舱门在轰鸣声中打开,高空的寒冷气流涌入了货舱,换作普通人在没有防护情况下早已冻得打哆嗦。但这对于基因改造过的壮汉来说这并没有多痛苦。

   “同志们跟我上!跳!”杰罗姆扣下面罩,第一个跳了下去。剩余五人也紧随其后跃出了机身舱。

    调整姿势,杰罗姆呈现出跳水的姿态并启动了背包,在重力和推力的作用下将高度迅速降到了5000米。他将身子转正,打开了滑翔翼,开始搜寻标——两坨可能已经被炸得不成样,飘在海上的铁疙瘩。其他人也都紧随其后。

   “眼睛都睁大点!把推进器关了,我们要飞慢点。"

   “长官,我看见了!九点钟方向好像有东西。”

    众人向左转过头,海面上果然有一些黑点,而且没有移动迹象。

   “根思,你先去看一下。”

   “是!”

5分钟后

   “长官,发现目标了!”吕根思在通讯频道中喊道。

   “先着陆,我们马上就到。”杰罗姆带着其余四个人转过方向,打开了推进器。


约克城号舰体

    侧舷已经被鱼雷炸开了两个大口子,涌入的海水是如此之多以至于水密隔舱也毫无作用。六个锅炉已经全部停摆。约克城也因舰装过于严重的破坏失去了和舰体的连接,躺在船舱内昏迷不醒。虽然蛮啾在奋力进行损管作业。但这仍然改变不了沉没的命运。

    吕根思调整姿势,降落在了已经开始倾斜的约克城号上。甲板上圆渡滚的黄色小鸡正在跑来跑去,有很多正围在舰岛的门前。

   “长官,我已着陆。”

   “你先找人,我们很快就到。”

    鉴于甲板已经倾斜,吕根思只得把救生仓带在身上。他挤过了围在门口的黄鸡,试图把门打开,但很可惜门已经卡住了。迫于无奈,他把救生仓交给了蛮啾。

   “帮我拿一下,小家伙。”令人意外,蛮啾没有任何抵触就接了过来。

    吕根思后退了几步,对准舱门,随后运足力气一脚揣在了门上。

   “砰!”门轴断了开来,在惯性影响下倒在地上,上面还有一个凹进去的大脚印。看到门开了,蛮啾们立刻唧唧喳喳叫着挤了进去。吕根思跟着进入舱室走上了二楼,便发现蛮啾们正在墙角围着一个人。

    这位白发女士正瘫坐在墙角,身上的衣服已有破损,虽然伤痕累累的她身上散发着疲倦和痛苦的气息,但这仍然遮不住她面容的姣好。

    约克城已经因为疼痛晕了过去。

   “长官,找到了一个人,看样子是约克城。”

   “好的,我让泰勒斯和其他人去找哈曼,我在约克城号甲板上等你。注意别伤到她了。”

   “是!”吕根思切断了通迅,开始将约克城移入救生仓。出人意料的是,周围的蛮啾看到有陌生人想对主人做动手脚并未阻止,反而上前提供帮助。转移在协助下很快完成了。

   “真是谢谢你们了,小家伙们。”


    杰罗姆降落在了甲板上,开始检查四周的情况。没过多久,便看见吕根思抱着救生仓在一群蛮啾的簇拥下走出了舰岛。

 “有趣,着样子它们帮你了?”

   “的确如此。”

   “那你为啥抱着救生仓?”

   “过道太窄了。想抬着走可通不过。”

   “但你这姿势,结合仓内的病人,”杰罗姆说话时隔着面罩都能让人感觉到他在敝笑,“就像抱着纸片人等身抱枕的死宅。“

   “奇妙的比喻,长官。”

    杰罗姆并未回话,他好像在进行通话。

   “好知道了。”

   “有何指示?长官。”

   “他们找到哈曼了,我们准备回去。

    钢铁巨鸟在20几米的低空掠过洋面。发动机喷射出的高温空气如无形的巨剑在飞机身后将海面辟开。浪花滚滚,不断偿试着想舔舐机腹,最近时距离那里仅有数米。

   “快到了吗?”

   “跟据定位显示,还有10千米距离。”飞机员答道。从驾驶室向前看,洋面上的黑点在不断变大。

   “你晓得怎么做吧?我外行就不领导内行了。”

   “少将同志,请放心。”

    飞机向上爬升了一些,两台PS-21用于短矩起降的下喷口管道开启,瓜分走了主喷管的高温气体。CM-35的速度得以进一步减慢而不致失速。


约克城号甲板

   “他们来了。”

   “准备登机,再检查一下背包。”杰罗姆发出了命令,“吕极思,泰勒斯,再委屈一下

你们两个了。“

   “我没问题,长官。”吕根思指了指周围的蛮啾,“可它们怎么办?”

    蛮啾“唧唧”地叫了起来,扇动着短小的翅膀。看起来它们有的好像还在努力试着扭动胖得不存在的脖子。

   “它们想说啥?”

   “不知道,长官。”

   “飞机要到了,不能再等了。”


    机舱内的红灯闪烁着,提醒着飞行员潜在的失速危险。虽然有了PS-21的帮助,100km每小时的速度对于CM-35仍然是危险的。

   “打开舱门,快点解决问题吧。”


   “走吧。”杰罗姆将出力调到了最大,制造了足够他这样大块头起飞的升力。甲板也在高温下变成了黑炭。感谢发动机的超负荷工作,即便是带着约克城和哈曼的吕根思和泰勒斯也得以“大力飞砖”。

    众人在空中微调姿势,最终从两侧成功落到了开启的舱门上。

   “完美!”

   “谢谢,政委同志。”

   “小心点,可别伤着她们了,快检查一下。”李强风催促道。

   “好的。”医疗员接手了工作。

   “爬升,去珍珠港。”

    加力再次开启,推动飞机飞向了白鹰在太平洋地区的心脏,


    意识逐渐恢复,耳边似乎有什么身声音:

   “没有什么严重的外伤,因应该只是疼晕了过去。”

   “舰娘的生命力真顽强。”

    在说我吗?

    挣开眼,灰色的顶篷映入眼睑。想动一动,却发现手脚都固定住了。

    这是哪?为什么我被控制住了?

    有个戴军帽的人弯下身子为我松开了带子,然后看向了我。

    他是谁?他要干什么?为什么他脸上还带着微笑?而且,他军服的样式我从没见过——难道塞壬也有人类指挥?

   “已经没事了,你现在很安全。”

  没事?安全?

  到底发生了什么?


    王援军很高兴目前为止约克城还没过激反应。

    约克城似乎想坐起来,但一旁的医生走了过来——

   “很抱歉,约克城小姐。鉴于您现在过于虚弱,您最好躺下。”

    约克城只得躺了回去。

   “这是哪?”她的话中仍着警惕。

   “飞机上。”

   “谁的飞机?”

   “隶属于人类共和国的CM-35型运输机。”

   “人类共和国?是塞壬和赤色中轴的友军吗?”

   “不,是敌人。如果可能,我们想和你们结盟。”

   “那为什么从未听过你们?”

   “我们刚刚来到这个宇宙。能见到你们也很意外。”

   “真奇怪。”约克城显然不相信。“你们看到哈曼那孩子了吗?她怎样了?“

   “她就在你旁边的救生仓里,不过还没醒来。”

    约克城的表情明显然放松了不少,“谢谢,请问你是?”

   “人类共和国海军少将王援军,现职务为特别舰队的政委。”王援军行了个标准的军礼。

   “政委?好像北联还有新东煌有差不多的职务。”约克城顿了一下,“请问你们的

军事主官是谁?“

   “老李,过来一下。”

    李强风走了过来

   “李强风,军衔少将。”他也敬了个礼。

   “你好,少将先生。谢谢你们的帮助。

   “不用谢,希望接下来的一小段行程不会吓到你们。”担心李强风又要说什么低情商的话,王援军接过了话头。

   “没事。”约克城笑了笑。


珍珠港,白鹰太平洋舰队司令部。

    日头已经偏西,又一天即将结束。

    5号的激战已经过去两日,所有人都在焦急地等待着凯旋的姑娘和水兵们。但今天早些时候的消息打破了所有人的好心情。

   “还没有回复?”指挥打盼的男子问道。

   “没有。”蓝发少女有些荒张,“抱歉,指挥官,这是我的失职。我马上继续联系约克城她们。”

   “没事,海伦娜。“男子叹了口气,“看来她们真的遭遇不测了,我还要想办法安慰企

业和大黄蜂,“他拿起果了花名册,翻了起来,“恐怕这上面又要少几个名字了…切斯特,恐怕你自己还不够称职啊。”

    海伦娜低着头,泪珠在眼眶里打转。

   “上将先生,有情况!”切斯特的副官撞开了房门,“雷达站发现一架身份不明的飞机正在飞向这里。”

   “天太晚了,飞机起飞不了,让防空部队做好准备。”

   “是!”


   “最后检查一次装备。但是记住,不得开火!我们不希望交火!”

    众人在舱内做着最后的准备。

    李强风拍了拍年轻的临时翻译员,“小子,做好准备了吗?”

   “少将同志,我有个求请。”

   “说。”

   “能叫我刘慧开同志吗?”

   “没问题!”李强风笑了笑,“刘慧开同志,做好准备了吗?”

   “准备好了。但可能派不上用场。”

   “为啥?”

   “王政委和约克城不是可以交流吗?”

   “有道理。”李强风扣了扣下巴,“那我有个新任务交给你,下飞机时我要你扶着约克城。”

   “谢谢,不用了,我自己能走。”取得信任后的约克城还是善解人意的。倒是哈曼——那个娇小的驱逐自醒过来后一直红着脸躲在约克城身后偷看众人。

   “长官,要着陆了,你们做下最后的准备。”飞行员在通讯器中喊道。

   “我们已经好了,下面就看你们的技术了。”

   “保证完成任务!”


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!